亚特兰大奥运会上风光无限的“马家军”为何忽然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销声匿迹,这在当时引起了全世界的猜测和热议,而这本书第一次揭开了此事的历史真相。书中叙述,悉尼奥运会前,人们所熟知的某省女子中长跑队,其获得奥运会参赛权的7名队员中,有6人被证实使用了嫌疑。该省负责人要求重新血检,袁伟民不同意,坚持不重新进行血检。

作为中国女排的元老,袁伟民在书中揭露了2002年的世锦赛上中国女排让球的内幕。当时被视为夺标大热门的中国女排为了避开意大利和俄罗斯,先是0:3不敌“鱼腩部队”希腊队,后又以0∶3故意输给德国。最初排球中心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反而为自己开脱。不过后来徐利和陈忠认识到了错误,还向全国球迷道歉。

“我出这本书其实并不是宣传自己,因为我觉得没必要。在我退休之后,很多人来找我,要我写书。我经过5年思考,决定写这本书,其实是想记录一些事情的经验教训,说清楚当一个人处在一个位置(譬如自己当国家体育总局局长)时,遇到事情该如何处理。说事,难免会牵扯到一些人,但我在书里,没有对任何人点名,就是想就事论事!”在回答自己为什么要出书时,袁伟民平静地道出了自己的初衷。“不过,我书里说的都是真话。”袁老斩钉截铁地说。

事情的起因缘于2004年的“体育总局审计风暴”。2004年6月23日,中央电视台《新闻联播》中播出国家审计署公布关于“2003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”,直接点了国家体育总局的名,说1999年以来,国家体育总局动用中国奥委会专项资金1.31亿元,其中用于建设职工住宅小区1.09亿元。这一下子,就把袁伟民推上了风口浪尖。

在自己的书中,袁伟民详细地讲述了这件事情的始末。“这本就是一场人为‘制造的混乱’”。袁伟民在书中提到,建住宅楼的钱,是中国奥委会的市场开发积累下的钱,包括他带队打比赛时的奖金,并不是奥委会的专项资金,是审计的人没有用准“专项资金”这一概念。而审计署的同志,在袁伟民把他请到体育总局谈心时,讲了许多审计署同志在体育总局审计时遭到的“不良待遇”,据说体育总局连口水都不给审计署的同志喝,最后,那位审计署的同志撂给袁伟民的一句话就是: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呢?”而在后来,依然有人借这个事来攻击袁伟民,但是袁伟民面对这些人就一个态度:我一概不理!

“现在是中国体育转型的最佳良机。”袁伟民说,“体育转型,并不是不要竞技体育,不是不要奥运金牌,而是要在保持竞技体育优势的基础上,更多地加强全民健身和群众体育。”对目前已经引不起群众太多兴趣的全运会,袁伟民的意见是,“全运会一定要办,没有锦标,没有竞争,体育就没了意义,所以比赛一定要办!但是办全运会,不能唯金牌论,不能搞锦标主义!”

Categories : 亚博yabovip2020网址_官网登录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